深圳荔枝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荔枝行业 > 荔枝文化

杨贵妃吃的荔枝是怎样运到长安的

仙游荔枝


     早在唐朝,仙游就已栽培荔枝。到了宋代,仙游荔枝已名扬四海。当时的枫亭、榜头、仙水、后坂等地的荔枝都曾进贡帝京。 
     仙游荔枝有20多个品种,现存的较著名品种有陈紫、乌叶、龙眼 形荔枝等,紫果皮紫红色,果肉呈淡黄色,肉质细脆,味香且甜,醮核率达95%,是鲜食良果。乌叶果皮墨绿,果肉乳白色、质脆、汁多,味香甜,宜于山地栽培,是鲜食和制罐头的良种。龙眼形荔枝是自然变种,树形和茎叶均似龙眼,成熟期较一般荔枝迟十来天,对延长鲜果供应期有重大意义。.
     仙游荔枝以枫亭为最,枫亭荔枝以宋代为盛。宋代的枫亭,“烟火万家、荔荫十里”,古诗中曾称这里“夜半归来风满袖,家家门巷荔枝香”。荔枝是枫亭位居第一位的特产。宋以后,枫亭荔枝逐渐移植到莆田、闽中四郡甚而远至美国。北宋名臣蔡襄就因为他是枫亭人,对荔枝的生长环境等各方面都有深刻的研究,才得以写成世界第一部荔枝专著《荔枝谱》。

 

杨贵妃吃的荔枝是怎样运到长安的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杜牧在《过华清宫绝句》留下的名句将荔枝美名千古传遍,但很少有人知道唐朝时极易变质的荔枝是如何从南国运到长安的。
      荔枝鲜果极易变质。白居易在《荔枝图序》中讲“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日五日色香味尽去矣”。
      从史料记载可以看出,古代北方达官贵人吃到的都是鲜果。为此,当年专门开辟了从南到北专运荔枝的“荔枝道”。

        世人传统对“一骑红尘妃子笑”的解释是,当年没有飞机空运,为让杨贵妃吃上色香味俱全的鲜荔枝,只得派人将刚摘下的荔枝,一个驿站一个驿站地换快马于当日送到京城。因此,杨贵妃看到快马荡起的尘埃,知道是有人送她爱吃的荔枝来了,故喜形于色。
    但从常理看,岭南距长安千里之遥,再快的马也不可能一日抵达。后人考证认为,杨贵妃所食的鲜荔是采取将带果大树移植的办法送到长安的。史载:“以连根之荔,栽于器中,有楚南至楚北襄阳丹河,运至商州、秦岭不通舟揖之处,而果正熟,乃摘取过岭,飞骑至华清官,则一日可达也”.。
    此外还有两种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荔枝是中国最早采用低温和气调贮藏的果品。《广东新语》记载了一种办法:“藏荔枝法,就树摘完好者,留蒂寸许,蜡封之,乃剪去蒂,复以蜡封剪口,蜜水满浸,经数月,味色不变”。
    徐勃在其《荔枝谱》介绍了另一种办法:“乡人常选鲜红者,于林中择巨竹凿开一穴,置荔节中,仍以竹箨裹泥封固其隙,藉竹生气滋润,可藏至冬春,色香不变”。

      陡峭的山崖和湍急河水构成的险要,在我心中演绎成一曲曲、一首首感天动地的吆喝声,其中蕴涵的力量透着先人踏过这块土地的信心和悲壮。那悬崖上那或大或小、或方或圆的石孔在时光的流失中早已失去了作用,但仍在向后人们诉说着那段曾经的辉煌和鲜为人知的那些历史.那些人与自然、自然与人历史关系。无声抚摩着古人支撑栈道的那些石孔,真不敢想象前人是用怎样的智慧和勇气在如此险峻的山崖开凿出这条曲折的小径,那些以车代步的现代人走在这条小径上面又会有怎样的想法?如今,古栈道虽然已经失去她原有的功能,但那一路洒满铃声的马帮在晨曦中和夕阳里依然向我缓缓走来,走成记忆中一种莫明的悲壮。

      .另外,最近的考古认为,杨贵妃喜食荔枝缘起高力士。唐代大宦官高力士是今广东茂名(中国当前最大的荔枝产地)一带人。考古学家研究其墓志铭时发现,当年驿马传送进宫的荔枝是一种产自高力士家乡、名为“白玉罂”的优质早熟荔枝。有专家认为,如果没有高力士的推荐,久居北方深宫的杨贵妃也许不知南方竟有如此美味的佳果。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3/04/10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