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荔枝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荔枝行业 > 荔枝文化

一个关于荔枝的故事

       游览完高州市根子镇观荔亭,从根子坐车返回高州已是下午五时了。在车子启动的那一刻我又想起了那个亭子:一座建筑别致的两层亭子,登高眺望,可见荔海如涛,层林尽翠,荔林景色美不胜收。回味无穷之时,汽车在旅客欢快的笑声中开始缓缓启动,车上的人们也早已坐下了,有的感叹根子荔枝的大丰收,有的感叹在观荔亭上可以“一览众山小”之远眺便可以把数十里的荔林尽收眼底,有的在讨论江泽民主席手植的“中华红”如何茁壮。我一边听着他们说着一边拿出一瓶矿泉水斜依在车上喝起来,这时我见一名年轻女子手牵着男孩子向我坐的位置走来,在灰暗的车内,见那男孩儿胖而结实,个头不低,快到那女子的肩头了。

  从车窗望出去无际无边的正是荔海一片,公路两旁形成了一大片荔林,熟得红通通的荔枝挂满了树枝,而从车内向前看,车子就好像在荔林里穿梭一样。

  我拿出荔林生态旅游区的地图再一次回味着,忽然间听一个孩子的声音说:“这种白糖鹦荔枝,这是妃子笑荔枝------”说着,一只胖胖的小手就指向了那彩页上的荔枝图片。我抬起头看着那个小男孩,原来他两母子却坐在了我旁边的那个空位置上。

  这孩子一点儿不认生,两只眼睛亮晶晶的,脸蛋儿圆圆的,指着荔枝图片的小手胖胖的,身体壮而结实,很逗人喜欢。

  “别和叔叔调皮,快过来。”

  一个柔和的女中音响当当起,接着,一位女子从旁边探过头来,伸手拉那男孩儿。

  “不么,不么,”那男孩儿任性地嚷着,直到被拉离开后还嚷着:“我要看,我还要看!”

  怎忍心压抑一个孩子的好奇性呢?我把那图片送到他的前面,递给他:“看吧,给你。”

  仍然拉着男孩儿手的那女子极有礼貌地站起身来,说道:“谢谢你!他还看不懂,只是调皮------”

  这女子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岁,身段匀称,穿着朴素,虽然也烫了青年发型,可并未描眉搽唇。也算不上时髦,却气质高雅。

  我想验证一个判断,问道:

  “这是你的儿子?”

  “是的。”

  “几岁了?”

  “九岁了。”

  “就这一个?”

  她笑了:“一孩化嘛!”她问我:“你去高州?”

  “是的。”

  “看了荔枝亭?”

  我点了点头:“还参观了根子的农业生态呢。”

  “印象如何?”

  “确实是高州农业的一面旗帜。”

  她爱抚地摸摸孩子的头,这时那男孩儿又指到介绍“妃子笑”荔枝的那一面。“妈妈,什么是‘一骑红尘妃子笑’?”

  于是她又对着儿子细心地解析这一品种荔枝的名称的来历。

  从她合理而又详细地解说了这种荔枝的时候,未免使我有所思索,认为她是一个很有文化的妇人。但毕竟是初识,不便问这是为什么。只是像长途旅客们通常的闲唠那样,随意问道:“你们这是去那儿?”

  “我儿子去深圳。”

  这时,她的儿子已不再看那本图片了,一头扎进她的怀中,亲呢许久,又从小书包中那出一串荔枝来。

  “你不要只顾自己,给叔叔吃呀!”

  小男孩儿伸出胖胖的的小手给了我两颗,看看妈妈微笑的脸,又加上了五颗。

  我一眼便看出那是名叫“妃子笑”荔枝:妃子笑(又名落塘蒲、玉荷包) 是优良的早中熟品种,果实较大,平均单果重30克,果球形,中等大,果壳薄脆,浅红色,龟裂片突起呈不规则圆锥形,果顶浑圆,肉厚核小。

  这种荔枝海内外闻名,令我想起了杜牧《过华清宫》的绝句: 长安回望绣城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一代帝王被几颗“妃子笑”迷倒,而如今妃子笑畅销到了美洲。

  我伸出手,边把荔枝递还给那男孩儿,边说:“叔叔不吃,你吃吧!”

  年轻女子说:“你吃吧,很好吃的。”

  男孩儿这时正拿一颗剥出来的荔枝往她嘴里放,她吃下去,微笑了,慈爱地用手抚摸着儿子的黑发,又低下头深深地亲了一下他,说道:“记住,不要忘了妈妈!”

  听了她的这句话,我感觉到她们母子的话中似乎有什么另外的东西,不知道应该不应该问。稍稍迟疑间,她先开口了:“我这是送儿子去深圳,先在高州把他交给他舅舅,再让他舅舅带去给他爸爸。”

  “哦,”我心中突然一动,当我的眼睛向她坐的位置下面望去时,我看见了两只漂亮的大皮箱,于是我顺便说:“你带这么多东西去啊。”

  “这都是给儿子带去的,我不去。”

  我有些不解:“你不去?”

  “他爸爸在深圳,打电话下来说要儿子去。”说着,她打开一只皮箱让我看,“这只皮箱里是玩具,儿子最喜欢的超人玩具都带上了,还有唐诗三百首,此外还有很多荔枝呢!”

  她给儿子的如此大的有深意的纪念品令我感动,她在选择纪念品的过程中表现出她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于是我在想这样的一位有知识的女性,应该给远在深圳的爱人带去什么礼物呢?

  当我这样问她之后,她惊愕了一下,反问我:“你是说------给他爸爸?”

  “是”

  “没有带。”

  我听得很清楚,她是说没有带。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叹了一口气,眼里带有些忧怨。

  “没有带给他。”她又重复了一次。

  她无声地一笑,说:“我们分手了,他在深圳又结了婚。”

  哦,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曾经叹气,她为什么只送儿子而自己不去深圳,她为什么避免说自己的爱人而称“儿子的爸爸”

  我问她:“你对此事是如何看呢?”

  她也很平静地说:“应该分手就分手!”停了一下,她又说:“我不恨他------他有才,能干,他是一个跨国公司的经理------只是他到了深圳后------”

  “变了?”

  她嘴角一笑,这笑中似有点儿苦涩,说道:“可以想象吧,那种生活方式------而且我在镇上教书。但可是,你知道吗,也有不变的。”说着,她又摸了摸儿子的小手。

  我问:“你舍得儿子吗?”

  “舍不得,”他缓缓地说,“我也想过不让儿子去的,但是他爸爸很喜欢他,而他爸爸和新-----在深圳没有生小孩,来电话说非要他去,我想------不会亏待他的。”

  她的手一直抚摸着儿子的头,舍不得须臾分开,她说:“另一只皮箱里,我还给他带着三年级课本,他每天晚上会学习的-----是么,儿子?”

  她见儿子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过身来,充满信心地和我说:“他不会忘了我的。”

  我没有过和儿女分离的经历,因为我还没有结婚,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样的心情,也不知道应该向她说些什么,反正是不能表示同情,那立刻让人家误以为为怜悯而反感。但又觉得应该说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句立即就感动后悔的话:“我以为你会哭------”

  “我不哭,”她沉静地说:“我早就哭够了。离婚的那个月,我就哭了整整一个月,后来,我就不哭了。”

  “够坚强的。”我说。

  然而,出我所料的是,她接着说:“等一会舅舅带着他坐车离开的时候,我一定还会哭的。”

  听到这,我想起了小时候父亲离开出差的时候,我也常常对他坐在车上的背景哭个不停。她的一席话我又觉得可以理解。自古人生伤离别,更何况是母子分离!于是我很自然地想到了,在她们母子分别的时刻,她的儿子也一定会抱着她哭过不停的。

  我问:“那么,你现在的生活怎样?”

  “我活的很开心,”她露出了笑意,“我在镇的中心小学教书。所教的学生很听话,领导和同事们待我很好;偶尔我会写写小说,陪陪孩子外出游览,像今天一样,我的生活很充实。”

  她很自信,望望窗外。晚归的汽车速度越来越快,像箭一样在荔林里穿行。

  我将手中攥得发热的七颗荔枝送还给她,同时说:“这荔枝还给你,祝愿你的日子像这荔枝一样红红火火的。”

  她推还我的手,又从那精美的塑料袋里拿出两颗荔枝,轻轻剥皮后放进儿子嘴里一颗,自己也吃一颗。她朝我笑笑说:“荔枝是我儿子送你的,他明天就离开高州了,你不要拂他的好意,一定得吃了,希望你工作如意。”

  我吃了一颗荔枝,这果实果然好吃,有一股细细的从未领略过的清香,很有南国风味儿;但我知道,我仅仅是吃下了荔枝,但我并没有开心,我甚至想到她母子分别后她不断思念儿子的那种痛苦之景。

  车子已经远离了根子镇。夕阳下,那片荔林已被汽车远远的抛在后面。此时的我却百感交集。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2/06/26  【打印此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