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荔枝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荔枝行业 > 有关新闻

淮枝5毛钱一斤,市长当推销员

“有人卖到了5毛一斤,要是跌到5毛以下,我果园里的两万斤淮枝荔枝,我打算扔了……”7月4日,正在卖荔枝的果农朱海友悲催不已。当天,占惠东荔枝产量70%左右的淮枝已经跌至5毛钱一斤,对于即将于7月10日大量上市的淮枝,政府救市时间仅余5天。

  为避免果贱伤农,昨晚,黄业斌当起推销员,半小时推销荔枝74.5万斤,解决了1400多农户后顾之忧。

  业内人士表示,荔枝产业要培育发展水果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调整优化水果品种结构,通过荔枝榨汁制成饮料,多建设冷库等储藏设施解决销路。 热度系数:★★★★

  市委书记兑现承诺卖荔枝

  今年惠东荔枝大丰收,网友发帖担心果贱伤农。网友“刘富达”发帖建议政府协助找销路。网帖以惠民在线信息摘报形式上报后,惠州市委书记黄业斌批示,“关键是解决渠道和市场问题”。同时,黄业斌表示“我愿意做一名推销员”,并表示将和副市长杨灿培一同办理此事。

  昨日,黄业斌兑现承诺,在皇冠假日酒店宴请惠州国企、外企以及民营企业代表20余人,并现场帮忙推销荔枝。黄业斌说,深圳高交会最初也是由深圳的荔枝节演变而来,由企业家在一起洽谈生意,品尝荔枝,最终发展成为规模盛大的高交会。惠州荔枝今年丰产,希望大家能支持三农,同时为企业员工送点福利。黄业斌再三强调,支持三农以自愿为原则。据了解今年惠州全市荔枝产量超过10万吨,其中惠东大约6万吨。

  在黄业斌的大力推介和呼吁之下,TCL集团、德赛集团、南旋集团等企业负责人踊跃认购,外企sony、三星、LG等公司代表也加入进来。其中,侨兴集团认购20万斤、南旋集团认购10万斤,TCL集团首席运营官薄连明表示认购1.5万箱,另外还要加一个集装箱发往北京。最终,半小时内,黄业斌成功推销出74.5万斤荔枝。若以每户种植量在500斤计算,黄业斌已经解决了1400多农户后顾之忧。

  样本

  样本一:25年来第一次丰年亏损

  一旦荔枝跌价,就利用龙眼来对冲亏损,但今年的情形,老邹心中已经无底。

  25年前的1986年,52岁的邹寿丁在多祝镇增光居委的一片荒地上,开辟了50多亩果园,种植荔枝和龙眼。

  7月4日上午10时,已经77岁的邹寿丁拿着笔记本,记录每个帮他摘果的临时工的出工次数,看到有些中年妇女每次卖力挑来100多斤的桂味荔枝荔枝,老邹皱眉“不用挑这么多,省点力……”其实,老邹真正忧虑的是,去年他果场里平均收购价4.5元一斤的桂味,今年只能卖到平均3.2元一斤。

  邹寿丁计算,以往几百元一个月的工资就可以请一个工人,现在请一个人每月1500元,人工费涨了30%,肥料费涨了40%、农药费涨了30%。总体而言,整个成本上涨了30%多。他50多亩的果园,今年投入成本7万多元,但是他预计,今年他的整个果园,荔枝价格降整体下跌30%至40%。

  “25年来,我只在2008年亏损过一万多,今年可能是我第一次丰年亏损”,老邹称2008年的亏损,是由于当年的恶劣天气导致果园严重减产。而今年,是他种果25年来的最纠结的一年,至于明年还做不做,老邹一场纠结:“我已经种了25年,丢掉很可惜,种下去又怕亏损”。

  “如果搞得好,可能保本”,老邹所说的“搞得好”,是他的荔枝今年已经铁定保本甚至亏损,“搞得好”是即将于一个月后上市的龙眼,能够卖出好价格。但是他预计,由于惠东龙眼今年也是大丰年,所以“搞得好”可能只是一种期盼。

  对于散户果农的情况,老邹称“他们绝对亏损”。惠东县水果办人员称,老邹的果园管理经验,在惠东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特例。为了防范风险,老邹将50多亩果园,采取荔枝龙眼各种一半应对风险,一旦荔枝跌价,他就利用龙眼来对冲亏损,但今年的情形,老邹心中已经无底。

  样本二:老板收购最多出价1.5元

  朱海友直言:“要是只有七八毛,果园里的一万多斤,我就扔在那里了!”

  7月4日下午2时,太阳正毒“现在两块钱一斤都没人要,你叫我怎么办!”果农朱海友异常后悔自己为何不在中午的时候,以2.2元一斤的价格甩掉他的100多斤桂味。他的老婆在其身边嘟囔:“人家淮枝都才卖了五毛一斤,你两块多还不卖?”朱海友没好气地回应“不要吵了!”

  当天早上,多祝镇增光居委大陆背村果农朱海友,收了100多斤桂味,心中满怀卖到4元一斤的价格的期望,把两大筐荔枝捆绑在摩托车两旁,骑行过“那条烂得不能再烂的”多祝至惠东县城的省道,用时一个多小时才到达惠东县水果批发市场。

  一到市场,他立即懵了:“桂味才两块多钱一斤!”中午时分,有收购老板问他2.2元一斤卖不卖,他没动心。等到下午2点多,叫价2元一斤却无人问津。

  朱海友说:“我这是拉到市场才叫价两块多,那些收购的老板进到村里,最多给你一块五。”

  朱海友种有10亩左右的荔枝,其中桂味产量大概在2000多斤左右,至昨日他已经卖掉了其中的一半。他预计自己种植的桂味基本可以保本。令他忧心的是,将于10日上市的淮枝,他今年的收成大概有1万多斤。

  “2元一斤,基本可以保本”,朱海友称,7月4日早上,有一名愤怒的果农,一到市场眼见行情不好,竟然以五毛一斤的价格,甩掉了还有5日才大量上市的淮枝。

  愤怒果农五毛一斤甩卖淮枝事件,严重打击了正在批发市场里买荔枝的果农,大家脸色凝重。朱海友更是直言:“要是只有七八毛,果园里的一万多斤,我就扔在那里了!”

  悲观情绪不仅体现在批发市场,记者前往多祝镇途中路经平山街道楼下村,一些荔枝树已被果农砍倒,有几十年树龄的荔枝树仅剩枯朽的树干对着天空……不远处,是一排排长得笔直的桉树。

  市场走访

  惠阳:镇隆荔枝未遭遇低价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驱车经过205国道时镇隆段时看到,路边坐落有致地摆着一个个卖荔枝的小摊,价格从6元到8元每斤不等。南都记者昨日获悉,荔枝大镇的镇隆并没有遭遇这股低价寒流的影响,桂味荔枝市场批发价在4至5元每斤,糯米糍每斤7至8元。

  镇隆政府有关负责人解释说,按照市场规律,当荔枝丰收的时候,供销社都会通过压低价格的方式来收购荔枝。“不过,由于我们镇成立了3个合作社,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该负责人称,当供销社压低价格的时候,合作社会以市场价格来收购农户的荔枝。“收购荔枝之后再储存,今后再做成荔枝干。”

  该负责人称,目前,镇隆荔枝暂时没有出现低价伤农的尴尬,今年的价格估计与去年基本持平。

  博罗:荔枝价格依然高挺

  昨日下午5时许,博罗义和市场上,荔枝摊摆了长长两排。不时看到工厂的小妹驻足摊位前,购买荔枝。受近几日雨天影响,部分荔枝品质有所下降,价格多卖3-5元,最差的荔枝卖2元/斤。家住附近云步村的李阿婆告诉记者,她家有几百棵荔枝树,今年不仅产量好于往年,价格也好于往年。桂味荔枝从今年夏至那天上市,当日就卖到了12元/斤,虽然现在荔枝上市的多了,价格在逐渐回落。但与往年同期相比,目前价格依然高挺。

  博罗县水果办副主任高惠良向记者介绍,博罗县今年的荔枝总产量有4万多吨,比去年增产约10%,价格约高于往年20%左右。

  惠城:零售价较往年便宜一半

  南都记者昨日走访东平水果市场、南坛等地带看到,今年荔枝零售较往年每斤便宜了2元左右。南新路一家水果摊的桂味荔枝3.3元/斤,去年卖6元/斤。南门横街一水果摊桂味荔枝卖3.5一斤,去年卖6元/斤。

  而在东平水果市场,尽管进货渠道与往年一样,主要来惠州县区。但今年零售价格因为批发价降低也低了2元/斤左右。

  声音

  批发市场老板:

  至今未见一个外省收购商

  “往年这个时候,外地10多个老板一天收购几十吨,现在只有4个广东老板来收购,每天两三吨……”说到市场惨淡,惠东水果批发市场总经理吴汉平非常无奈“北京老板忽悠了我”。

  一个星期前,有北京果贩致电吴汉平,称要到市场收购荔枝,但担心没有地方停放冷柜车。吴汉平急忙应承可以帮他找地方。但一个星期过去了,北京老板非但不见踪影,连往日前来收购荔枝的青岛老板也毫无音讯。

  吴汉平还称,惠东荔枝销量如此惨淡,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称,惠东荔枝产量创新低,肇始于去年惠东产量因天气因素急剧下降,从去年开始,省外的北京、湖南、江浙、青岛等客商,一般都会形成10多个收购队伍前来,日收购量约有几十吨。但今年一个外省收购商也没见到,进驻市场内的大收购户仅有4家,且全是省内珠海、深圳、广州等地的收购商,日收购量仅为两三吨。

  “农民很惨了!”吴汉平称,市场里发生的五毛一斤淮枝,当天其实不是一单,而是两单。他据此推断,惠东荔枝产量大头淮枝,如果政府再不急救,上市价格极有可能是七八毛一斤。他称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将会产生果农任凭荔枝烂在果园的严重后果。

  吴汉平称,现在距离将于10日上市的淮枝,尚有几天时间,5天内政府救市措施如果不到位,果贱伤农将无可避免。

  惠东水果办:

  淮枝很可能七八毛一斤

  据惠东县水果办人员介绍,全县的荔枝产量预计2.9万吨。先期上市已经售完的妃子笑卖到了6元一斤左右,价格与往年基本持平。目前卖了四成的桂味价格即将跌破2元一斤的成本价,卖到4元左右一斤的糯米糍,价格比去年下降了每斤1元左右,但仍有一定利润。

  最令人头疼的是,产量占到惠东荔枝70%左右的1.9万吨淮枝,将于7月10日正式大量上市。水果办人员称,鉴于7月日4日在惠东水果批发市场,出现了五毛一斤的先导价,这1.9万吨淮枝上市后,价格很可能维持在七八毛一斤,这已经严重跌破2元一斤的保本价。

  原因

  惠东水果办:产期集中导致难销

  惠东水果办称,今年该县荔枝、龙眼生产存在3个比较明显的特性:一是冬季低温干旱给荔枝、龙眼积累了能量、为花芽分化提供了有利的气候条件,故今年荔枝、龙眼成花都相对比较齐。二是由于低温天气持续的时间长,回暖迟,导致荔枝、龙眼的花期明显推迟,与正常年份相比,来花普遍推迟了15~20天,果实成熟期推迟10~15天。三是由于受干旱天气影响,今年荔枝果粒会偏小。

  产期延后,导致的后果是,大量产品同抢客源。据介绍,该县荔枝多以中晚熟品种为主,集中在6月中旬至7月中旬上市,这时恰逢省内高州、茂名等地荔枝的上市高峰期。由于高州、茂名等早熟荔枝产区产期延后,导致广东全省荔枝茂名-高州-惠州-海陆丰依次成熟的产期,被全部打乱,大家几乎在没有时差的产期内,一同上市。如此一来,惠东荔枝与全省荔枝产期重叠,在市场错峰销售等方面已无抢先优势。因此,北方客商奔赴路程更短、交通便利的茂名高州等地收购荔枝,不足为奇。

  解决之道

  出路一:荔枝榨汁

  总部位于多祝镇的惠州市四季鲜绿色食品有限公司蔡国富介绍,他曾经多次与澳大利亚荔枝协会长马丁接触,进行荔枝进出口交涉。他发现我国荔枝出口至澳大利亚,一般多为8元人民币一斤,而澳大利亚荔枝进口我国,则为30元人民币一斤。

  这种贸易失衡,迫使国内众多专家重新考虑荔枝出口之道。在蔡国富与众多国内外专家的接触中,大家认为将荔枝榨汁制成饮料,是一个解决之道,目前已有多家欧洲公司与蔡国富咨询此项业务。蔡国富还称,可以采用“公司+合作社+农户”产业化共同体模式,让企业和社员,结成利益联盟,抗击种植风险。

  出路二:多建冷库

  目前,荔枝的储藏一直是个难题。惠东县水果办称,要保证惠州荔枝北上,没有大型冷库等设施,已成惠东荔枝销售软肋。据蔡国富称,他目前收购的众多荔枝,由于无法在惠州找到冷藏点,只能远运广州进行储藏。因此,政府在搭建销售平台的同时,建设冷库等储藏设施,非常必要。

  出路三:高位嫁接

  惠东作为广东传统的荔枝产区,有三分之一的荔枝是上百年的老树。惠东县水果办副主任陈庆标称,因为老树皆是淮枝品种,他不认为目前5毛每斤的价格代表一种应有价位。“淮枝的核比较大,现在刚出的都是一些比较差的品种,所以价格会低些”。

  陈庆标介绍,要改变荔枝价低,惠东确实应该学习惠阳、博罗,降低淮枝品种所占比例。“通过高位嫁接办法,保障鲜销水平”。而另一方面则是发展水果加工业,扶持本地荔枝加工企业。

  出路四:名牌战略

  市农业部门的专家分析认为,标准化生产、实施名牌战略,做好荔枝宣传推介吸引众多的客商前来采购,对荔枝促销和果农增收具有显著效果。博罗县龙华镇山前荔枝效益好就是成功的典范,镇隆镇荔枝促销的主要举措是:在周边几大路口挂广告牌;邀请东莞、深圳、从化等地客商前来收购荔枝;印刷宣传广告单并将于近日举办荔枝节。

  市农业局有关负责人认为,荔枝产业要发展现代水果产业,建立水果标准化生产基地,培育发展水果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调整优化水果品种结构,巩固现有的水果面积,发展优质高效杂果类。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1/07/05  【打印此页】  【关闭